当前位置 : 主页 > 法治 >

"义气爹"出院!住院费报销23万 好心人捐了7万

发布时间:2017-09-06 09:52  浏览量:

在得知终于可以出院后,刘子正的奶奶禁不住痛哭



  住院69天,花费32万余元,新农合报销了23万多元,个人只需要支付9万元,同时 ,好心人捐助了7万余元,9月4日,“义气爹”刘洪涛出院了。本报今年7月17日A3版报道了平度小伙刘子正为他的“义气爹”写的求助信,“义气爹”刘洪涛出于信任,为发小担保借款30多万,结果发小跑路,刘洪涛担起责任将债务还清,没想到生活刚要恢复平静就在家中遭遇燃气泄漏爆炸,生命垂危,而这个四处举债的家庭已经家徒四壁,无力再支付高额的医药费。在好心人和本报的帮助下,刘洪涛一家付清了医药费 ,终于可以回家了。

  A

  早上7点30分:洗一次澡1600元,3个小时

  早上7点30分,刘洪涛就被推进了浸浴室,他全身缠满的绷带和纱布被解开,整个人被放进烧伤整形科专门的浸浴设备里,刘子正往水里倒上几袋碘伏和盐后,他和奶奶一起为刘洪涛擦洗身体 ,青岛市市立医院的刘虎大夫会在刘洪涛洗澡时为他清理掉身上坏死的皮肤。

  上午9点15分左右,刘子正拜托其他几位病友的家属,一起用床单将刘洪涛抬到了担架上,不过这还没有结束,刘虎大夫还要为刘洪涛换上药膏、缠上纱布,当一切都搞定将刘洪涛推出浸浴室时,已经是上午10点15分,刘洪涛洗澡花了大概3个小时。

  “可累死我了!”刚被推进病房里,刘洪涛就吆喝了一声,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洗澡,刘洪涛仍然不是很适应。刘子正告诉记者,父亲脱离了生命危险后,在十多天前离开重症监护室转入了普通病房,病情比原来好了很多,但是转入普通病房后的医疗费用也相当不菲,洗这么一次澡就要1600元,再加上换药、护理等费用,一次需要四千多元,而每隔三天,刘洪涛就需要洗一次澡。

  住院的治疗费用高昂,让刘洪涛打算出院。“现在我爸不需要打针、做手术了,就是换药、洗澡之类的护理,我跟着大夫都学会了,回去在家自己照顾我爸,能少花不少钱。”刘子正说。

  B

  10点50分:好心人捐了7万,植皮恢复不错

  10点50分,刘虎大夫来到病房,送来了刘洪涛的出院记录,并叮嘱刘洪涛出院后要注意的问题。“你要多锻炼啊!原来有病人出院以后就是不锻炼,到最后嘴巴只有吸管那么大了。”刘虎大夫说完,刘洪涛马上做了几个咧嘴的动作,表示会好好锻炼。

  “他恢复得不错,本来估计要3次植皮,现在植皮2次效果就很好了,但是要坚持恢复锻炼,否则就有可能疤痕挛缩,后面能恢复到什么程度,除了用药就看他自己了。”刘虎大夫说,如果恢复好的话,刘洪涛除了会留下烧伤的疤痕,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好心人给刘洪涛捐助了7万余元,这是通过网上的爱心众筹收到的捐款。刘洪涛住院后,家人发起了众筹,儿子刘子正也写了一封求助信,转交给了《城市信报》记者,最终他们收到了70468元,这给了刘洪涛一家极大的帮助,正是靠着这7万元捐款加上借来的钱,刘子平先行给父亲交上了9万4千多元的医药费。

  根据刘子正查询到的数额,父亲住院的费用高达32万多元。刘虎大夫宽慰他:“新农合可以报销,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最终的报销比例大概在60%~65%。”如果按照这个比例计算,刘洪涛最后需要自己承担的费用大概是11万元左右,刘子正只要再给父亲交上1万5千元就能结清医疗费。

  C

  11点30分:连夜借到6千,但是费用可能不够

  刘子正的小姑刘红艳9月4日刚从老家赶来医院,她带着刚借来的六千块钱,姑侄两人去了医院的医保办公室,想先了解一下新农合的报销比例是多少、还要再交多少钱,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最终还要交多少钱只有在办理出院结算时才能看到,不过根据他的经验,报销金额没有刘子正一家想象的那么高。“烧烫伤用自费药的比例一般会高一些,再加上村里投的新农合保额少,最高不会超过50%,可能最终的报销比例只有30%~40%。”工作人员说。

  姑侄俩顿时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回病房的路上气氛一时也变得有些沉闷,最后还是刘红艳开口:“不行就只能今天先出院,然后回去再想办法借吧。”姑侄两人决定先去找大夫把出院的药开出来,下午再去结算。

  刘子正的奶奶已经70岁了,从刘洪涛离开重症监护室后她就一直在医院陪床,刘洪涛虽然在恢复,但是也有不稳定的时候,奶奶就没法睡觉。“他经常一到晚上就说胡话,睁着眼睛到处挠,也不睡觉,连我这个妈都不认识了。”奶奶说。

  “能借到钱的人都借遍了,现在他们都不接电话了。”刘子正的奶奶说,她和老伴一共有三个孩子,除了儿子刘洪涛还有两个女儿。“他们挣的钱也不多,都是临时工,我老伴膝盖滑膜不好,走不了路,也要人照顾,现在又多了个儿子。”老人家说到这里,忍不住偷偷抹泪,刘子正赶紧说:“哭什么哭,别哭了。”说着也给父亲擦了擦眼角。

  刘洪涛住院之后,家里为他申请了低保,现在还没有办下来。“本来还想着低保说不定能多报销一些,现在看来是没用了。”刘红艳苦笑着说。

  D

  下午2点30分:峰回路转,终于可以出院了

  下午2点左右 ,护士通知刘子正可以去办理出院结算手续了,姑侄两人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下了楼,因为系统的原因,工作人员告诉刘子正要等一会才能办结算,这就让不知道究竟还要付多少医药费的两人更加煎熬,直到2点30分,工作人员再次叫到了刘洪涛的名字。“你还需要再交860.8元。”

  “什么?”刘子正问了一句,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相信。“你还需要再交860.8元。”“太好了!”工作人员又重复了一遍后,刘红艳压抑不住的小声呐喊了一句,抱住刘子正小声哭了起来。

  回到病房,当刘子正的奶奶得知终于可以出院后,老人禁不住老泪纵横,又和女儿刘红艳抱头痛哭。“太感谢你们了!”老人拉着记者的手说道,其实,老人感谢的是社会上更多为他们捐款的好心人和医院的医护人员。

  刘虎大夫得知消息后也很高兴,他给刘子正解释了只需要再交800多元的原因。“我给你们用药用得非常省,虽然有一些药要自费,但我尽量都使用医保里的报销药,而且治疗费里的大头,像是一些护理费用是可以报销的。这样你们拿着药,可以回家了!”

  经过69天的时间,刘洪涛从生命垂危住院,到现在结清医药费可以离开医院,刘子正一直在照顾着父亲,感觉就像做梦一样。“我感觉心里又迈过去一道坎,不管有多辛苦,我们可以开始下一步的生活了。”刘红艳则与哥哥刘洪涛开玩笑:“这条床单是给咱妈扯的,回去之后赶紧养好了,去当个保安也好,记得挣钱还给我!”“好!”刘洪涛也笑了。

  临别前,刘洪涛再次感谢了社会上好心人的帮助,本报希望他们一家也能顺顺利利,希望刘洪涛早日康复。

  文/图 城市信报记者 王川

   [编辑: 刘晓明]

http://www.caogenz.com/sbk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