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国内 >

天然气出口大国为何也闹“气荒”

发布时间:2017-10-29 09:14  浏览量:

    澳大利亚是能矿资源大国,天然气出口仅次于卡塔尔,位居世界第二。在刚刚结束的2016至2017财年,澳液化天然气出口量达到5140万吨,首次突破5000万吨大关,比上年增长50%,预计明年将增至6300万吨。随着更多产能上线,未来3年出口量预计会翻番,有望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但是,澳大利亚国内却面临天然气短缺的困境,特别是东部人口密集地区将遭遇严重的“气荒”。据澳能源市场管理局与澳消费竞争委员会联合公布的调查报告,预计2018年的澳国内天然气供应缺口扩大,约占东海岸当前需求量的15%,2019年缺口可能继续加大。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报告引发了澳社会舆论强烈反响,人们担心原本就高高在上的能源消费价格将更上台阶,在过去两年里澳天然气价格已经上涨近一半,加重了家庭负担。目前,澳国内天然气价格远高于国际市场价格。

    澳大利亚屡屡缺电缺气,居民饱受电价气价高昂之苦,问题出在哪?首先是过量的出口。澳总理特恩布尔把责任归咎于之前的工党政府批准了太多天然气出口许可,却没有考虑到对国内市场产生的影响。反对党工党则反击说,现政府无所作为,应该立即采取措施限制天然气出口。事实上,“气荒”现象本质上是澳政府和行业监管机构估计严重不足。

    天然气勘探开采和运输成本巨大,当能源价格不断攀升时,许多企业不计成本地加大了澳近海及煤层气的开采力度。此外,还需要修建码头,并将天然气转化成液态以便运输。这些成本需要扩大出口来补偿。因此,澳东部沿海地区能源公司与亚洲客户签订了长达20年的合约。这些合约为当地液化天然气企业带来了数十亿美元资金。但结果是,在天然气产量创纪录的情况下,国内东海岸天然气供给却遭遇短缺。

    其次是环境保护影响着能源结构变化。由于大量使用煤炭发电,澳大利亚成为全球最大的人均温室气体排放源。在关闭煤炭发电厂的同时,政府并没有制定全面的计划,通过发展其他能源来弥补这一缺口,从而加剧了能源危机。同时,出于环境保护目的,维多利亚州与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均已禁止在岸天然气勘探。联邦政府要求两州解除开采煤层气和近岸天然气的禁令,但遭到两地政府回绝。

    问题是,悉尼所在新南威尔士州95%的天然气需求依靠进口,维多利亚州天然气储量可供开采200年。企业界也有说法。桑托斯董事会主席彼得认为,澳大利亚并不缺少天然气,关键是政府应支持企业有序开发才能增加供应,以满足东海岸市场需求。可是,澳大利亚能源市场十分复杂,包括资源勘探商、发电企业、批发商、分销商与零售商。市场观察人士认为,许多公司都将从这场严重的短缺危机中获益。

    供应危机迫在眉睫,澳总理特恩布尔紧急约谈主要天然气生产企业,提出除非他们确保国内市场供应充足,否则将采取措施限制昆士兰州等地的天然气出口,并称政府计划推出国内天然气安全机制。该机制授权联邦政府在国内市场天然气供应不足时对相关企业实施出口管制,以确保国内市场潜在需求得到优先满足。近日,联邦政府与企业磋商取得初步成果,澳三大天然气出口商澳力金、桑托斯和壳牌先后表态将优先保证国内需求,并在今后两年增加供应以弥补需求缺口。

    但是,澳大利亚的“气荒”问题远未解决,政府和天然气企业的博弈还在继续。正如市场人士分析,澳大利亚独特的能源结构以及市场体系决定了能源价格居高不下,其中严重的问题是成本和定价都不透明。澳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政策分歧使得干预和调控能力有限,不可能做到全国“一盘棋”。当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失灵时,澳大利亚各大城市又将陷入夏季高温来临时限电和停电的尴尬境地。(原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翁东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