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军事 >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发布时间:2017-07-10 09:17  浏览量:

  燕俊 | 文 

  以下故事,为一位朋友亲身的经历,朋友不想让更多人重蹈她的覆辙,故写成以下行文方式,以让更多的知道。也算是做自己能够做到的方式助人了!

  时间: 3月14日 两会结束的第二天 早上7:30 至9:30分

  地点: 帝都西站 南广场售票厅 北广场派出所

  人物:燕俊 上海 工程师

  协警E:有正义感的年轻人

  "志愿者":2名

  “志愿者”助手:6名

  铁路工作人员:若干

  警察:若干

  协警:若干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节目单

  第一幕 被骗了

  第二幕 报案

  第三幕 “志愿者”还钱

  第四幕 独自抓“志愿者”

  第五幕 骗局“真相”

  第一幕: 被骗了

  7:31分,燕俊背着两个包,一边和同事通电话,一边到帝都西站 南广场售票处自助取票机,取网上已购的票,G307次(8:30分帝都西开往武汉汉口)。 售票厅人不多,需要经过工作人员安检进入。

  异常的自助取票机

  燕俊的身份证摆在感应区,票打不出来,有一个30多岁黑羽绒服“好心”男人过来帮忙,给燕俊说 “ 我是志愿者,你看,显示没付款“ 。燕俊一阵疑惑,明明网上已付过款,为何显示付款是“ 0 ”元。

  (注1:自助取票机 可能被“志愿者”做了手脚,票为何打不出?显示已付款是0元。为什么自助售票机会出现异常,日常检查维护相关部门做到了吗?)。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男子说:“你来晚了,取不到票,需要补钱取票”。燕俊暗自琢磨 :“ 帝都西站,为何和其他高铁站不一样,提前一小时到还取不出票”。

  特别说明:燕俊每年出差几十次,高铁飞机来去,经常在高铁自助取票机及机场自助值机的机器上,帮助不会使用机器的陌生人取票。因此这次会接受陌生人的帮助。认为人性皆善。

  男子(下文称他为1号“志愿者”)提示说,需要插银行卡,重新补钱打出车票,网上已付的钱会退回到卡上。燕俊在男子帮助下前后插了两张银行卡,男子说卡不能用,在男子引导下,燕俊取出了521元现金,男子一把夺过钱,插他自己的银行卡,燕俊警觉说“ 为何不插现金,插你的银行卡?” 1号“志愿者”说只有他的中行卡可以在机器上使用,该机器不能插现金。

  燕俊看到男子未带志愿者胸牌,立刻说“钱给我,我自己去人工窗口取票”。男子迅速一挥手,2号“志愿者”出场了,男子一把抢过燕俊搁在取票机感应区的身份证,将身份证和钱交给2号,2号“志愿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人工窗口,1号按住取票机的某按钮,一边大喊“我按着按钮,你快去给女士取票,再不取就来不及了,只有这边按着按钮人工窗口才取得出”。燕俊犹豫了一会儿,迅速冲向人工窗口(此窗口标志为59号窗口,没有人排队),燕俊在奔跑时,听到1号 大声在背后喊“快点取票,女士过来了” (1号正在提醒2号,动作要快,以免被燕俊看出破绽)。燕俊冲到跟前时,2号正好从窗口拿出票和身份证,塞到燕俊手上。

  售票人员的“冷漠”

  燕俊低头问59号窗口人员(男性)“为何取票还要补钱,那我之前的网上付款如何退还?“ 此时2号“志愿者”就在燕俊身边,工作人员大声说“我听不见,你。说。什。么。?”随后“志愿者”慢慢走开3米远左右,燕俊再次低头询问,工作人员淡然说到 “不用补钱了,你被骗了吧”。燕俊回头,两个“志愿者”已消失。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燕俊一阵茫然……经常出差全国各地跑,帝都来过N多次,头一天还在高大上的交通部汇报工作,居然第二天在2分钟之内,被骗!!!

  (注2:假装的志愿者之猖狂,售票人员知道实情都不敢出声,谁之过?)

  第二幕: 报案

  燕俊走出售票处,问广场的工作人员报案地点,工作人员说在售票处出口处的小房间。燕俊再次进入售票处,经过安检时询问小房间在哪里,安检人员一脸木然,最后是燕俊自己找到报案小房间。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协警E的第一次帮助

  燕俊再次走出售票处,遇见协警E,燕俊问如何报案,E说打110。燕俊拨打110时,E提示说“你要说被抢钱了”(注3: E的建议是对的,引起110接警人员的注意,110直接把电话转给了 帝都西站派出所) 。接电话的警官问了情况,说你到北广场 的派出所来录案子。 燕俊担心赶不上高铁,犹豫着要不要报案,正好遇见3个广场巡逻警察,燕俊把情况说明了,三个警官把燕俊的身份证和车票扫描在便携设备上,他们强调说只有去北广场派出所登记,才算报案。

  7:43分,燕俊离开三个警官,问E时间够不够报案,离开车还有47分钟,E说走过去北广场派出所要10分钟,如果报案就来不及上车。

  E低声说,这里有上百个骗子,每天数百人被骗,很少有人报案。 他鼓励燕俊去报案。燕俊考虑了下午在武汉的工作行程,可以晚一些到达武汉,手机查询车票后,决定改签10:00出发的G79到达武汉站。

  燕俊再次进入售票厅,售票厅明显空荡了,因为巡逻警察在南广场活动,一批骗子已离开了。改签了车票,燕俊直接奔往北广场。一路走一路给帝都的朋友打电话,抱怨警察的漠然和漫不经心,朋友说 “不到5000元,不立案,你报案也是浪费时间,警察天天见此事,漠然也是正常的”。

  燕俊的目标很简单,明知报案自己拿不回钱,但报案,可以让警察有机会抓住骗子,让后面的人更少些受骗。

  警察的第一次受案

  在派出所,燕俊等着前面的人报案处理完,进入小房间,一个警官拿出手机给燕俊拍照,燕俊忿忿地说 “ 我每周都出差,居然在帝都被骗,而且是两会后,帝都西站太乱了,有损帝都形象”。拍照警官脸色变了,一边走出房间,一边甩上门,撂下一句话“以你的智商学历和形象,今天不是也被骗子狠狠羞辱了吗?” 燕俊回答说“是,今天被骗是我自己不注意,是我自己的问题”。 另一个警官说,“他是我们队长”。(警察队长,对报案人如此说话,是否可以投诉他呢?)

  (注4: 警察每天阅人无数,眼光老到,看到燕俊第一眼,就基本确定燕俊的身份,但车站的骗子为什么那么多,他们很难看不出吗?)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花了二十分钟,录完案子,按了很多手印。 录案期间,燕俊考虑到警官们每天处理这么多负面的事情,心理都是负能量,因此诚恳地向录案警官道歉,说刚才自己出言太不客气了,让警官们难受。

  离开之前,燕俊再次诚恳地向录案警官说,请代为向队长道歉。警官非常非常不好意思,笑着说不要道歉啊。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第三幕: “志愿者”还钱

  燕俊在北广场听见喇叭在喊“ 大家不要随便寄存行李,谨防上当” 。

  燕俊穿过通道从北广场回到南广场(高铁必须在南广场进站上车),听见南广场售票厅喇叭大喊“大家不要随意让人帮助改签、买票,谨防上当”。燕俊一阵懊恼,刚才如果不边打电话边取票,听到这段广播,也不致于受骗。

  每年西站被骗总金额达到3000万-5000万

  燕俊再次遇见协警E,诚恳地向他致谢,E悄悄说,这里买票人每次被骗的至少300元,高铁票最便宜280元一张,骗子还会向受骗人要20元保险费,也就是说,每单至少300元是骗子的工作规则。

  E还说,这儿的骗子有上百人(包括票骗子、黑导游、拉旅馆住宿的),我们都认得他们,每天大约有数百人被骗。按骗子的工作规模来说,每天有10万多不等的收入。一个月,收入是300多万。一年是……燕俊估摸算了算,额滴娘啊,数百个骗子,一年收入3000万到5000万上下吧,这可是纯利润啊,这产业可比做企业好多了。

  骗子还钱,骗亦有道

  9:10分左右,燕俊与E告别后,看到两“志愿者”在售票处入口处嗮太阳,燕俊 怒从胆边生,风一般地冲过去(果真是风一般的女子啊,赞!!!),伸出手大喊着“还钱 还钱”。1号骗子回头看见燕俊,眼睛里闪过一丝迷糊和恐惧,在燕俊强大的正义力量和气场下,1号“志愿者”对2号说,钱还给她。2号“志愿者” 摸出钱,只有200多元,说:“哥,我钱不够”,1号掏出300元,凑了521元还给燕俊。

  (燕俊的强大气场,造就了帝都“志愿者” 还钱 的 经典案例)

  (燕俊返回上海后,协警E打电话说“你能要回钱,简直就是中彩票的几率”。)

  第四幕: 独自抓“志愿者”

  协警E的第二次帮助

  燕俊走向E所在的地方,此方向通往北广场派出所。“志愿者”大声喊“ 你走错了,到前面入站”。燕俊找到E,说我们去抓骗子。E走到“志愿者”那儿去交涉,燕俊去找人帮忙,看到十几米远处,闪警灯的模拟警车旁,有个警察(事后证明是协警1),他表示,他在此值班,不会跟燕俊去帮忙。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燕俊跑向广场另一侧,那儿有个警察(燕俊看错了,事实他也是协警,姑且叫他协警2吧)。燕俊大声喊“帮忙抓骗子”,协警2走过来,2号骗子跑掉了,1号骗子被E和协警2架着,此时突然围上来5、6个路人(他们的同伙啦),问公交站在哪儿,还有打岔的。

  燕俊大声说 “去派出所,我报案了”,骗子恶狠狠盯着燕俊说 “ 钱都还给你了,你闹什么闹,你找打啊 ”。 那双三角小眼里闪着凶光。

  接下来,一群人拉拉扯扯,有路人甲乙丙丁 打了协警2 ,拉扯E,大家吵吵闹闹,最后1号骗子挣脱朝广场外跑了,一边溜一边回头冲燕俊喊 “ 你找打啊!!!”。E和协警2 追了几步。E无奈地说,他们都是藏在那个方向的(燕俊后来网上查,原来是藏在帝都西站商业广场一带)。

  警察第二次“受案”

  大家各自散去。下图为散去前,燕俊抓拍的照片,这几人为扮作路人甲乙丙丁 的 “志愿者”同伙。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燕俊突然想起给派出所打电话二次报案,电话那头一听说是报案,回复说这是回执电话,不受理报案。燕俊急了,就说钱要回来了,骗子没抓到,骗子同伙还打了警察,那头突然紧张起来 “啊,警察被打了?”

  (注5:警官本来不想接受燕俊的二次报案,但警察被打了,触犯他们的底线,所以就认真起来。)

  E在边上悄悄说,被打的不是警察。

  电话那头,警官问,你钱要回来了,是结案吗?燕俊说,不,是二次报案。警官说,那你到北广场来录案子,燕俊也急了,怕赶不上高铁。 警官很严肃地说 “你既不结案,又不报案,你是对我们不负责任。南广场有受理报案的,你去售票处里面的小房子报案。”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燕俊第四次进入售票处,在售票处出口处,报案白木门小房子外面,有一位真正的警官(这回燕俊没看错,是警官)和三位穿铁路公安制服人员在聊天,燕俊跑过去说报案,说了事情经过,四个大男人,一拍大腿,“哦,刚才是你在广场上抓人啊”。燕俊很惊讶地看着他们。随后警官说,别报案了,反正钱拿回来了,走吧走吧,下次不要再被骗了。

  (注6:他们站在十几米开外,看见了事情的全过程,为什么不履行应有的职责……?执法为民去哪儿了?)

  这是警官和铁路公安不作为吗?

  第五幕:骗局真相

  燕俊提心吊胆地回到广场,担心被骗子打。准备进车站时,派出所警官电话打过来,问报案了没有,燕俊说南广场警官说不用报案了。

  9:30分,燕俊终于 从南进站口进了候车室,松了一口气。

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

 
 

  终于登上高铁。 车开后一个多小时,E打来一个电话“你走后,又有好多人被骗,有的人默默上车走了,有的人连钱包带手机都被骗了,要去报案”。

  燕俊心里表示很遗憾,没有抓住骗子,让后面的其他旅客又受骗了。

  E在电话中说,在车站,除了售票处的骗子,还有搞一日游的、拉住旅馆的、寄存包裹的,有很多种骗法。他还说,帝都里到处都这样,其他地方也有,不止是帝都西站。连找工作都受骗。这些早就应该公开曝光抨击了,都是遗留下来问题,太多事情都是管不了,没人管,有人恶意放纵,每个片区都有负责的人,弄到最后好多人都是身不由己,深陷其中,无能为力。

  (注7:在普通老百姓眼里,帝都是一个神圣、纯洁、干净的地方,是一辈子向往的地方,然而某些场所却成为骗子的天堂,帝都神圣、纯洁去哪儿了?保护人民财产安全的机关去哪儿了?当我们不予余力跨境打击网络诈骗并将取得重大战果的时候,帝都的骗局谁来破解?)

  燕俊后来和E联系了几次,E小心翼翼地说 “这儿98%穿制服的人,都收骗子的钱;警定期抓骗子向上头交代,有什么用呢,关了半个月又出来骗了。另外警察主要抓新来的陌生骗子,老骗子不抓。”

  我跟他们说我们以前是朋友,所以会帮助你。我被他们看着,我走到哪儿,就有对讲机报我的行踪”(E因为暗地里帮助旅客,已引起内部人的不满)

  “西站这儿过一段时间会换所有的警官,新来的警官因为打击骗子,下班后,会被几十个骗子报复追着打。时间长了,警官不敢管了,有可能和骗子就和解了。”

  “上头不让我们协警管,我们只让查XX人。有时候眼前3米远,骗子打 要回被骗的钱的旅客,我们都不能管”

  “扫地的清洁工,捡拾废弃的车票,一元钱一张卖给骗子,骗子再拿这些废票去骗一些人”。

  “ 执勤的警察,他前后左右都有诈骗犯,早已见惯不惯了,有时候还和骗子聊天”。

  “我今天便服,在售票处附近走了走,就有十几个人来问我是否买票或住宿,这些人都是骗子”

  “西站几十个通道和入口,骗子一群一群的,大约有几百个。

  燕俊表示担心E的处境,E回答说:

  “没事,我不怕,没有什么不恰当的!早就应该公开曝光抨击了,都是遗留下来问题,太多事情都是管不了,没人管,有人恶意放纵,每个片区都有负责的人,弄到最后好多人都是身不由己,深陷其中,无能为力,太黑暗了,遭到上下公然报复都没人管!牵扯太多人”

  注:本文经授权转发,更多报道详见:北京西站乱象背后:多头管理顽疾待解

http://www.citicfunds.com/zuhiwflq0r/3761834273.html